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袁晓明的博客

彼岸随想

 
 
 

日志

 
 
关于我

旅美资深咨询顾问、专栏作者。

网易考拉推荐

高尔夫对培养精英真的是有害无益?  

2006-11-21 02:58:1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最近,我与薛涌先生就高尔夫的问题有一些争议,当然,我们并非是在探讨高尔夫的技战术,因此,这不是在高尔夫球场上去走一趟就能有结果的事情,也就只好在文字上挥上几杆,并非是要论过输赢,而是要做一些开放性的探讨。
  针对薛先生将厦门大学学生学打高尔夫提到腐败的高度,我写了一篇题为“高尔夫不代表腐败”的短文,我觉得,薛先生对高尔夫似乎有些“过敏”,一听到高尔夫就火冒三丈。结果,薛先生又以一篇“富贵的高尔夫要培养学生什么精神”回应了我的那篇短文,薛先生声明,他并非是对高尔夫有什么过节,并解释他当年租了一对美国夫妇的房子,那对美国人没有上过大学,却每逢周末就开着车去郊外打高尔夫,而薛先生并没有发什么火。说实在的,薛先生是不能发火的,否则的话,薛先生就被那没文化的美国夫妇用高尔夫球杆赶到街上去了。当然,这是一句开玩笑的话,我其实是明白薛先生的意思,学者可以不要打高尔夫,而没上大学的人可以经常打高尔夫,也就是说,打高尔夫与文化程度没有多大关系,美国几位伟大的高尔夫球手比如以谦和著称的拜伦.尼尔森就没有上过大学,在这一点上,我与薛先生没有什么异议。
  事实上,我也知道,薛先生不是就对高尔夫恨之入骨,因为薛先生并没有对明年中国举行世界高尔夫锦标赛的报道做出过什么过激的反应,比如开始组织一个抵制运动。我需要说明一下,在“高尔夫不代表腐败”一文中,我的确没有说清楚薛先生对厦门大学开设高尔夫必修课的真正异议在哪,这一点还请薛先生海涵,在这里我一定要说清楚了,按我的理解,薛先生不是对那小小的白球有多大意见,而是有更深刻的看法,薛先生是在批评厦门大学校长朱崇实倡导大学生学习高尔夫的动机,因为朱崇实称要以高尔夫必修课作为精英教育的一部分。
  我认为,如果朱崇实不那么信誓旦旦地把高尔夫纳入大学精英教育的话,薛先生的反应也许就不一样了,因为朱崇实是进到了薛先生的专家范围。毋须置疑,薛先生是培养精英方面的专家,不仅写过许多文章,而且还出版过培养精英的专著,介绍美国是如何培养精英,比如通过做义工等培养奉献精神。不知朱崇实是否读过薛先生的专著,但很明显的是,即便朱崇实读过,他也在薛先生的论述上有了太大的超越,居然要用高尔夫去培养精英。按朱崇实的话,“今年06级厦大学生都要上高尔夫球课,其中对管理、法学、经济、软件学院的学生还是必修课,每个学生都要学会打高尔夫球。”由此看来,朱崇实把学会打高尔夫的技术用作培养精英,这其实是对学习高尔夫的一个非常肤浅的认知。在我看来,高尔夫能够对精英的培养有一定的帮助,但不在于能否掌握高尔夫球的技术,而在于了解打高尔夫中所蕴藏的人生理念和管理技巧。在这篇短文里,我不能一一列出厦门大学可以通过高尔夫在人生和管理上对学生的启发和培养,那是我正在写的一本书(暂名《打高尔夫与商业管理》),但我在这里可以透露一点信息,结合给高尔夫课程提点建议。
  高尔夫的第一堂课应该是如何通过打高尔夫学习谦虚,按一些人的看法,高尔夫可能让打球者骄傲,其实,高尔夫有可以让人谦虚下来的功效,因为不管多有本事的人,只要拿起杆来一挥,就知道高尔夫不是容易打的。更有意思的是,在学习高尔夫一段时间后,打球者也许感觉不错,可下一次再打的时候,就完全忘了上一次是如何打的,就是职业的球手,他们有时也都是找不到感觉,一杆出去,不知球去了哪里。因此,打高尔夫的人是骄傲不起来的。做人也是这样,骄傲就已经堵住了获得成功的路。高尔夫的另一堂课可以是学习挥杆击球,初学者很容易认为,要把球打得远,需要用杆头去使劲击球,实际上那是明显的错误,正确的打法是要把击球点瞄在球的前面,根本不用去想击球,而是将杆一挥而过,球自然被打了出去。如果将这样的挥杆应用到人生的经历之中,那就是要把目标设立得远一些。此外,要把球打得准和远,必须要有一个正确的挥杆系统,企业管理也是这样,靠的是整个系统,而不要只想着一个环节。在给学生上赛场策略课的时候,更可以给学生讲打得直比打得远更重要,企业管理也是这样,比如太过狂妄的兼并就象为了将球打远而把球打进了树林。
  对于薛先生提到的做义工来培养精英的观点,我完全赞成,我也曾经写过这方面的文章,比如介绍几位有音乐天赋的华裔高中生组织了一场义演,他们既通过义演表达了爱心,也同时锻炼了自己的组织和领导能力。公平地讲,薛先生在培养精英方面的研究值得厦门大学方面借鉴,但薛先生将大学生上高尔夫课说得一无是处,确实是走了极端,有些感情用事。在薛先生的逻辑推理中应该有这样一个假设,即在中国打高尔夫很昂贵,如果学生学了打高尔夫,就会追求富贵,追求富贵就会去贪污腐败。如果这样的逻辑成立的话,那也不是高尔夫的罪过,因为本来追求成功和财富并没有错,如果腐败成了追求财富最简单和有效的途径,那就更怨不得高尔夫了,需要追究的是,为什么如今的中国已经是鼓励致富的社会,可又容不得拥有和享受财富?这其实是一个如何获得财富的问题,这也是远比是否高尔夫能培养精英大得多的问题。
  评论这张
 
阅读(19)|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