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袁晓明的博客

彼岸随想

 
 
 

日志

 
 
关于我

旅美资深咨询顾问、专栏作者。

网易考拉推荐

精英政客“遭遇”草根政治  

2006-12-12 11:19:3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是一篇旧文)
 
  今年《欧盟宪法条约》在法国公投“落马”表明,尽管当今欧州执政的仍然是精英(Elite)政客,但欧州也开始走向草根(grass-root)政治,即精英政客的执政方针政策必须去迎合“草根”民众的愿望。许多情况下,“草根”民众更多地看到眼前和具体的利益,而精英政客却对国家有远见卓识,因此精英政客的理念如何与草根政治的愿望相结合便成为欧洲政坛一个极大的挑战。
  《欧盟宪法条约》的主笔是法国前总统德斯坦(d"Estaing),法国现任总统希拉克曾称《欧盟宪法条约》是“法国的女儿”,但多数法国民众却没认这个“法国的女儿”,不认这个“女儿”的一个原因就是读不懂他们老总统主编的通篇充满精英理念的485页的大部头宪法草案。法国总统希拉克是充满信心地让法国民众对宪法公投,因为希拉克以及欧洲的精英们认为多数法国人即便读不懂《欧盟宪法条约》也会投赞成票。
  对于欧洲尤其是欧盟创始国法国等西欧国家,多年来精英政客执行高税收、高福利的理念和政策,在税收政策上“惩罚”公司和富人,积极为“草根”民众“着想”,工作时间是越做越少,假期是越来越长,而生活质量却越来越高,工作与不工作没有多少区别,因此“草根”民众感谢精英政客为他们创造的“幸福”生活。
  但是,这一次《欧盟宪法条约》公决的情况却是大不一样。由于近年来,经济、文化以及政治方面的原因,法国的多数“草根”民众认为精英们不再为他们“着想”,便借《欧盟宪法条约》公决之机惩罚与他们不是一条心的精英政客。当然,法国民众读不懂《欧盟宪法条约》草案只是一个形式上的理由,实质是对《欧盟宪法条约》所持理念的拒绝。
  更有意思的是,在欧盟宪法公投这件事上,“敌人反对的我们就拥护”的原则不能实用,因为自由派(左派)与保守派(右派)以完全不同的理由拒绝同一部欧盟宪法。左派认为欧盟宪法所倡导的自由市场经济将损害他们的福利社会,而右派则担心他们国家微存的文化传统包括宗教传统将在欧盟完全世俗、根本没有欧洲文化传统的宪法下彻底消失,尤其是欧盟宪法要将穆斯林国家土尔其加入欧盟,这不仅将去除欧洲的基督文明,而且还要在欧洲加入穆斯林文明。
  对于民众的“不领情”,欧盟的精英政客们也许在怨那些否决《欧盟宪法条约》的“草根”民众实在是不明白建立大一统欧洲的深刻用意。美国华胜顿邮报记者T.R.瑞得去年出版了一本书名为“欧洲合众国:新超级大国结束美国的超级权力”。瑞得在该书的标题就点名了欧盟宪法最重要的意义,即统一的欧盟可以与美国争夺全球霸主的地位。瑞得称,统一的欧洲无论在人数上和财富上都超过美国,虽然,美国的军事更强大,但欧洲可以用外交力量加上经济实力来弥补军事上的不足。瑞得并以欧元作为例证,说明欧洲人有统一的心意和行动,而欧元已逐步超过美元作为世界最主要的货币,与欧元一样,欧盟也定能超过美国。当然,瑞得此论证的前提是要有一个统一宪法的欧洲。   
  近年来,在欧洲尤其是法国,反美情绪逐步高涨,有美国记者说,法国第一国民爱好是足球,而第二国民爱好就是拿美国人“开涮”。《美国新闻报道》住法国资深记者理查德.切斯罗(RichardChesnoff)在今年4月出版的“法国人的傲慢”一书中解析法国人的反美情绪指出,除了法国人认为美国人没有多少品位以外,法国人实在接受不了美国超级大国的地位。去年法国最畅销书之一就是描述美国政府自己一手制造“九一一”的阴谋理论书籍,据说,有30%的法国人居然相信这样的阴谋理论是真事。
  按理说,《欧盟宪法条约》建立统一欧洲与美国对抗的宗旨应该能够迎合法国人的反美思潮和情绪,但对于欧洲精英们,赶超美国是有远见的正事大事,对于法国许多“草根”民众来说,反美却更多的是一个“业余爱好”,他们的愿望是包括把每周35小时的工作时间改成30小时,而《欧盟宪法条约》生效后,波兰等“新欧洲”国家那些愿意一周干60小时的工人会毫无顾忌地冲到法国。因此,许多法国人在公决投票时把反美的“业余爱好”放到一边。
  对于为什么欧盟宪法在法国公投失败,美国《每周正言》杂志的欧洲部高级编辑克力斯多夫.卡得维尔(Christopher
  Caldwell)在近期撰文给出了一个最简单的原因,那就是希拉克等给了法国民众否决的机会。《每周正言》的总编比尔.克瑞斯托则在社论中更加明确地指出,巴黎、柏林、布鲁赛尔等欧洲精英政客们高高在上,他们的傲慢简直超过美国人的想象。应该说,也许欧洲精英政客已傲慢到忘记法国人有否决的权力,而并非是只知道投赞成票。
  公平地讲,将“新欧洲”与“旧欧洲”统一在欧盟的宪法之下,除了是为向美国讨世界霸主的地位以外,对于解决欧洲国家在经济上、文化上所面临的困难都有极大的现实意义。从某种意义上说,在欧洲宪法下,欧洲精英政客倡导执行更多自由经济成分、并重新鼓励竞争,这也许是欧洲一条比较好的出路。
  据《华尔街日报》报道,欧洲与美国相比,2003年至2005年一季度期间,经济增长率大大低于美国(美国3.7%,欧洲1.5%),失业率远远高过美国(美国5.6%,欧洲8.7%)。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和九十年代,美国创造了四千万新的工作,而欧洲只创造了一千万个新工作,其中一半是国家拥有的公共部门。在失业率方面,法国的情况最遭,总体失业率10%,而28岁以下年轻人的失业率却在25%以上。
  造成如此经济状况的主要原因就是欧洲国家长期引以自豪的高税收、高福利制度。去年有朋友从欧洲来美国,听到许多美国公司可以随意解雇员工,朋友脸都吓白了,连说:“太恐怖了”。理解朋友对美国人生活没有“保证”的担心,但我们也知道“没有免费的午餐”,西欧国家的福利社会制度以及高税收等已逐渐使公司、个人,国家的竞争力下降。欧洲精英多年来追求结果均等的理念造成的是“惩罚”努力工作者,而“奖励”那些不工作的人。欧洲国家对一些行业的补贴,既在国际市场上造成不公平竞争,又使自身的企业丧失竞争力,比如如果没有政府的补贴,欧洲空中客车飞机制造公司是难以与无政府补贴的美国波音公司竞争的。 
  此外,由于在西欧国家传统的家庭观念逐渐让位于反传统的后现代思想。西欧国家的生育率国家全都低于维持人口的生育率,因此人口严重老龄化,劳动力缺乏已成为主要的社会问题。过去的二十多年来,西欧国家只能靠移民来解决劳动力的缺乏,而移民大多是来自与欧洲传统文化格格不入的穆斯林国家。法国8%的人口是穆斯林,在荷兰最大的两个城市阿姆斯特旦和罗特旦,移民会很快占人口的大多数,在阿姆斯特旦和罗特旦的小学和中学里,父母是在国外生(大部分是穆斯林)的学生已达百分之六十摺?
  从一定程度上讲,欧洲宪法公投表现出的欧洲政治精英理念与草根民众愿望相脖其实是西欧国家执政的左派政治精英“做茧自缚”,因为是他们最初把高税收、高福利的思想灌输给草根民众。因此,欧洲的政治精英们必须去改变草根民众的观念,要想比别人过更好的生活就得比别人更努力地工作,这应该是欧洲精英和欧洲草根都能认同的基本原则,但欧洲的草根民众尤其是那些吃惯了福利的人已经不承认这样简单的公平原则。
  因此,必须要有一批大胆的欧洲精英敢于为改革福利制度付出政治代价。应该说,德国高等教育开始收费应该是福利制度改革的一个开端。要解决欧洲的问题,福利社会制度已到了非改革的时候,欧洲必须在建立公司、国家以及个人竞争力上“重生”,同时,欧洲的传统文明也需要“复兴”,必须有更多的婴儿出生,以挡住滚滚而来的伊斯兰文明。否则的话,别说建立与美国争霸的“欧洲合众国”,西欧国家的经济衰退泥潭还会越陷越深,欧洲的人口会越来越少,欧洲精英政客也将继续在“遭遇”草根政治中落败,欧洲文明的丧失也将是无法换回的事情。
 
 
  评论这张
 
阅读(32)|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