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袁晓明的博客

彼岸随想

 
 
 

日志

 
 
关于我

旅美资深咨询顾问、专栏作者。

网易考拉推荐

布什断腕?  

2006-05-10 03:18:0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个春天布什可谓麻烦缠身:不受欢迎的战争、居高不下的能源价格以及迪拜收购美国港口遭大多美国民众强烈反对等因素叠加起来,把他的支持率拉到美国半个世纪以来总统第二任期支持率排行榜的倒数第二位。因此众多共和党大员反复呼吁“整顿”白宫。消息灵通的《华盛顿邮报》一早放风说,上任后马不停蹄地忙了5年多的白宫办公厅主任安德鲁· 卡德每天只睡6个小时,已经“心力交瘁”——意图营造他要离任的舆论气氛。不久,《邮报》专栏作家萨莉·奎因公开呼吁第一夫人“出马”向丈夫建言“换人”,结果害得劳拉不得不在CNN当晚的访谈节目中坦言-自己曾就人事问题向布什吹过“枕边风”。
  3月28日,在经过一系列内部运筹后,布什终于宣布安德鲁·卡德已经辞职,并将白宫行政管理和预算局局长乔舒亚·博尔腾推上了“白宫新管家”的位置。对于布什第二届任期内行政班子的首次人事地震,偏向民主党的《纽约时报》不依不饶地说,布什其实是丢车保帅,而卡德恐怕也不会是今后3年中唯一“下课”的布什心腹。
  按照交接程序,博尔腾将于4月15日接管白宫大小杂物,正式担任白宫办公厅主任。这位中情局官员之子,接下来必须摆平白宫与共和党的紧张关系。
  布什遭遇共和党内反抗
  共和党人之所以这时候强烈要求布什换个新助手,是因为近几个月来无论国会还是白宫都遭遇严重的信任危机。据美国《新闻周刊》3月17日的报道,民调显示布什的工作认可率仅为36%。另据福克斯(FOX)有线新闻网的民意调查,目前只有29%的受调查者认可共和党领导的参众两院。很显然,在今年11月的中期选举中,共和党有参众两院席位减少和个别州的州长易人的可能,而2008年的总统大选也不容乐观。
  美国著名选举分析家、弗吉尼亚大学政治研究中心主任拉里·沙巴托博士3月30日撰文说,今年的中期选举将给民主党候选人带来一定的优势。“目前的形势与1994年的中期选举非常相似,当时美国选民对克林顿和民主党领导的国会不满,因此将共和党推上众议院的多数党位置。”但即便民主党果真在今年底夺回几个国会席位或几个州长位子,也并非是依靠其自身力量的胜利,而是共和党的赠送。在近期美国保守的双月刊《国家评论》上,专栏作家纳麦西·博鲁如写道:“两党都把赌注下在对手的败着上。”
  过去的两年多,美国政坛风云突变。在2004年大选中,布什成为过去20多年来第一个获得超过半数多数票当选的美国总统,其率领的共和党在参众两院也同时增加了席位,成为两院多数党;此后,布什任命了近200名有保守理念的联邦法院的法官,尤其对于最高法院两位法官的任命从根本上增添了最高法院的保守性质。经济方面,布什第一任期内所执行的减税的供应学派经济政策,在这两年美国强有力的高经济增长和低失业率上得到充分的体现。形势不能不说好,但布什很快就把这些政治资本花得差不多了。
  据FOX新闻网3月16日的分项民意调查,在一年前,87%的共和党人认可布什的工作,而在今年3月,这一数字则下降到74%;同期,独立人士的认可率从38%降到36%,仅有两个百分点的下跌。这说明,布什遭遇的主要是来自于共和党内的反抗。究其原因,尽管有评论指出企业界对国家经济账的担心导致保守派对布什政府的支持迅速下滑,但这不能单单归咎于一个伊拉克因素所造成的开销无底洞。比如,按一些专家的预测,伊拉克最终可能会花掉美国1万亿美元,但一个9·11事件也搞掉美国经济差不多1万亿美元。事实上,布什政府和共和党的更多麻烦是来自美国国内,而导致这些国内问题的主要原因正是共和党这些年对美国政坛的全面统领,即共和党被自身的权力所困。
  过多权力宠坏了共和党
  上世纪90年代中期,共和党40年来首次在众议院获得多数党地位,开始了与克林顿长达6年的斗争与合作。正是由于这样一种既斗争又合作的相互牵制,90年代后期,美国通过一系列的改革,比如著名的福利制度改革,使更多的靠福利生活的美国低收入家庭走上了自立的路;在共和党领导的众议院的合作下,克林顿政府也成功地控制了预算,使美国政府有了不小的盈余。虽然共和、民主两党都在为90年代的改革以及预算盈余表功,但公平地讲,如果没有两党通过白宫与国会山的相互牵制性的合作,福利改革和预算控制那样的国内大政策难以成为现实,这无疑是两党权力斗争中的一种良性平衡。
  2000年布什当选,后来参议院也落入共和党之手,在实现保守派的理念和政策上,共和党对白宫和国会的全面掌管,无疑是保守派共和党人多年奋斗的目标。但问题是,白宫和国会山的相互牵制力却被大大削弱,一个最明显的例子就是布什的大政府和开支失控。这些年来,美国国会与布什政府在国内开支上相互没有任何制约,布什要花的钱,国会就一路开绿灯;国会通过的开支议案,布什大笔一挥就签上了大名,从来没有否决一个国会开支提议。前一段时间国会通过的高速公路法案,其中包括花几千万美元建一座高速公路桥通往阿拉斯加一个只有几百人的小镇,有人开玩笑说,那里总算还有一些企鹅。
  布什政府与美国国会在开支上不仅缺乏互相的牵制,更违背了美国保守派小政府、平衡预算的经济理念。对于布什政府的开支失控,许多保守派的共和党人几乎是到了忍无可忍的地步,他们大喊布什政府和国会将他们孙子的钱都花了。经济学家布鲁斯·巴勒特是保守派共和党人,他曾经在里根政府和老布什那里做经济顾问,也支持过布什政府的减税经济政策。可是,今年巴勒特却出版了一本书谴责布什的大政府开支会将美国搞破产。巴勒特用了非常严厉的词句谴责布什,走了极端,并因此失去了在保守智库的工作,但是,巴勒特却代表了主流保守派共和党人在政府开支、预算平衡上对布什的极端不满。
  国会山上的游说客腐败是共和党所面临的另一个严重的内政问题。由于华盛顿和国会山权力蛋糕膨胀,“油水”多多,华盛顿城里便拥进了3万多名注册的游说客,前一段时间最终爆出了“游说客”行贿的腐败案件。虽然该腐败案涉及共和、民主两党的人士,但共和党显然要因多数党的身份而在这一腐败案上付出更大的政治代价。
  巨额财政赤字、游说腐败、非法移民控制不力等国内问题是布什政府和国会共和党领导失去一部分共和党人支持的主要原因,而根本原因则是共和党当权派在过去几年来太过得势,撤除了两党博弈的平衡和限制,对美国政坛造成了垄断。时间长了,共和党的领导层也失去了自制,开支巨大的大政府对于政客的自控是个太大的挑战。
  保守派宁肯共和党卸权
  除了在共和党内受支持率的下降,布什政府还受到美国主流保守派媒体的严厉批评。美国保守派的精英们根据共和党的草根民意为“当局者”开方如下:
  首先,由于布什政府班子里许多人已缺乏“进取心”或者是过于劳累或者是长时间掌权使其更加官僚化,布什必须改变对部下心慈手软的一贯做法,需要大刀阔斧地换班子并让一些要员开路。弗雷德·巴恩斯是新闻集团旗下双月刊《旗帜周刊》的执行总编,作为布什最有力的支持者之一,就在今年年初,他还撰写了一本专著“孤独地”为布什的大政府理念辩护。但面对布什越来越低的民意认可度,巴恩斯不得不开始对布什发出忠言逆耳的劝告:3月20日,他在《华尔街日报》上抛出长篇评论,题为《布什的第三届政府:赖斯、切尼、罗夫的新工作》。巴恩斯指出,并非是要改变美国宪法,使得布什争取连任三届,而是要求布什对其白宫核心班底大动手脚,比如,让切尼去当国防部长,也包括换去斯诺的财长职务。巴恩斯还认为,布什现有的秘书和顾问班子(包括安德鲁·卡德、卡尔·罗夫、迈克尔·格尔森、丹·巴特利特、乔舒亚·博尔腾、斯科特·麦克莱伦以及斯蒂芬·哈德利等人)已经没有了动力和好主意,应当调整,这让许多保守派精英深有同感。
  第二,对于在现任国会山上“跑偏”的共和党政客的严厉批评,无疑将鼓励参与共和党内中期预选的新人树立改革的决心并拿出具体的措施,同时可避免他们因出于对领导层的失望而出走或另立政党。正如著名的保守派电台政治脱口秀节目主持人迈克·麦克维德所言,“与建立起和共和、民主平分秋色的第三党相比,取得共和党或民主党的预选胜利更加容易”。上世纪80年代初,里根正是以保守理念进入共和党内,从而将共和党与保守派完全“联姻”,而当年许多试图以第三党身份夺权的极端人士均郁郁而终。
  第三,如果现在掌权的共和党领导以及想上台的新人都不愿推行控制开支、防治腐败等措施,那么要求改革的共和党人将放弃投票,宁肯让共和党在今年的中期选举中失去一些席位。而真正失去一些权力会带来实质性的改变,令在台下的政客更顺从民意,因此,也可以在今后的选举中夺回权力。这样才能使共和党领导层从权力的沉醉之中清醒,不再受大权所困,重回保守派共和党人的小政府、平衡预算等理念和政策上来。
 
  评论这张
 
阅读(1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