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袁晓明的博客

彼岸随想

 
 
 

日志

 
 
关于我

旅美资深咨询顾问、专栏作者。

网易考拉推荐

为何要惧怕富士康3000万的索赔?  

2006-08-30 11:25:5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正当“记者报道富士康案遭3千万索赔”成为中国财经新闻中头条的时候,美国这边也有一家媒体与一家大公司也正有了“过结”。所不同的是,在中国一边的富士康公司肆无忌惮地状告媒体(第一财经日报》)的记者,向记者索赔3000万元名誉损失,并要求法庭冻结记者的个人资产,理由是记者写了一篇有关员工“超时加班”问题的报道,而报道富士康的记者在自己的搏客哀呼:“这是我职业生涯中最艰难的时刻”。相反的是,在美国一边的记者,应该是巴不得美国的那家大公司向他起诉,要价越高,美国的记者越高兴,可是,美国的那家财大气粗的大公司却没有胆量去起诉那位美国记者。
  以上所提到的美国媒体就是美国广播公司,大公司则是美国最大的保险公司之一StateFarm Insurance。上周,美国广播公司著名的新闻杂志“20/20”报道了State FarmInsurance在去年新奥良、密西西比飓风后有欺诈行为,美国广播公司的首席调查记者BrianRoss采访了两位前State Farm的雇员Kerri and CoriRigsby姐妹,这姐妹俩向Ross揭露了StateFarm对新奥良飓风受害者的多项欺诈行为,比如,StateFarm向自己的工程师施加压力,让他们在房屋损失报告中写成损失是有水造成,而不是由风造成,因为StateFarm对水造成的损失不负责赔偿,事实上,许多损失都是由飓风造成的,Kerriand Cori Rigsby姐妹俩还揭露,StateFarm在飓风后销毁了许多文件。
  对于美国广播公司的报道,State FarmInsurance感到非常愤怒,在自己的网站,并通过媒体发表 了声明,StateFarmInsurance在其声明中严正指出,美国广播公司报道不公正、与事实不符,并以具体的例子说明美国广播公司报道与事实不符之处,同时StateFarm还列举了公司在新奥良、密西西比飓风后的赔偿金额和项目,比如,在密西西比就赔偿了11亿美元,StateFarm还指出,公司正积极向密西西比司法局和联邦司法部提交有关文件,配合司法部门对公司的调查。
  那么,面对美国广播公司有关State Farm敲诈行为的报道,为什么StateFarm不去状告美国广播公司、首席调查记者Brian Ross?
  首先,美国宪法有关新闻自由的规定,给了媒体极大的新闻报道权力,即给了媒体挑战和监督强势集团的权力,这不仅是对政府部门的监督,也包括在经济和商业上的监督,美国广播公司本次报道StateFarm的欺诈行为正是在行使监督大公司的职责和权力,在过去,美国广播公司就多次揭露过一些美国大公司的问题。由于有新闻自由之权力的保护,美国媒体包括美国广播公司以及其记者根本不会惧怕StateFarm等大公司的诉讼,其实更欢迎StateFarm的诉讼,那样更能够把事情搞大,不仅有利于美国广播公司的影响,更有利于司法机构介入。
  其次,StateFarm应该知道,如果去状告美国广播公司损坏名誉,在法院得不到有利自己的判决,反而会越抹越黑,还会落一个要封别人嘴的罪名,尤其是不能去告记者,那完全会给出一种以大欺小的印象。因此,更恰当的回应就是从正面拿出事实去证明媒体报道的错误。许多人知道美国是一个法制的国家,法人以及自然人之间都爱打官司,但在涉及到可能限制言论表达和新闻报道的事情上,打官司就不是上策,因为法院是不会轻易判罚新闻机构的,否则的话,今后媒体怎么再去监督那些有权有势的大公司。因此,在遇到新闻机构对公司有负面报道的情况下,公司需要的不仅是律师,而且还要有从事公共关系的顾问帮助打理影响到公司形象,在公司尤其是巨型公司遭遇到媒体的负面报道时,除了做好法律上应对外,还要有一个由公共关系部门发出正面声明,StateFarm正是就美国广播公司的负面报道发表了一个正面的声明。
  再者,美国媒体如果在报道上出现差错,主要是由媒体自己认错道歉,并承担失去信誉和市场的严重后果。《纽约时报》就曾出现过严重的报道失误,甚至有记者坐在家里制造假新闻,丑闻爆发以后,《纽约时报》并没有被告上法庭,而是自身向美国公众认错道歉,内部进行严厉的整顿,并在信誉和发行量上有了严重的后果;去年美国《新闻周刊》报道美国监狱有看守者将穆斯林犯人的《可兰经》冲下厕所,结果后来确证该报道有误,美国政府也并没有因此起诉《新闻周刊》,更没状告报道该新闻的记者或冻结记者的资产,当然《新闻周刊》对《可兰经》不实新闻承担了严重的后果,而该杂志那名大名顶顶的调查记者也从此一蹶不振;当然,最著名的一个案例应该是2004年大选前,哥伦比亚电视公司大牌新闻主播但.拉仁对有关布什逃兵役的文件做了虚假报道,本来布什没有参加越战是一个短处,可由于拉仁的假新闻反到让布什成了受害者,在民意上得到更多支持,从此,播送此新闻的哥伦比亚电视公司的新闻杂志《60分钟》(二)倒掉,拉仁不光彩地退休,哥伦比亚的其他新闻节目也因此受到观众的怀疑,试想如果布什当时要与哥伦比亚电视公司打官司,岂不是落一个要封拉仁嘴的罪名。如果此次美国广播公司对StateFarm的报道也是虚假新闻,美国广播公司要承担责任和后果,其信任度将一落千丈,首席记者BrianRoss也会名声扫地,在事情真相大白以后,如果StateFarm并没有欺诈,其名誉上的损失也是暂时的,最终StateFarm在名誉上会以“受害者” 的身分反弹。
  虽然中美的国情有许多不同,但中国媒体无疑也有对商业机构监督的权力和义务,富士康作为世界级的大公司为什么不能与美国StateFarm一样发表一个正面的声明,积极与司法部门配合去证明《第一财经日报》的报道有误,如果富士康有理,最后名誉会得到上升,《第一财经日报》却要承担严重的后果,可是,富士康要向记者索赔3000千万,无非是要把记者给吓趴下,来一个“杀鸡给猴子看”。在我看来,作为当事人的记者,千万不要惧怕,记者也不要做出受害者的样子,要有媒体人的勇气,这其实是千载难逢的机会,3000万的状子是富士康送上门的礼物,中国的司法部门也应该借此机会对富士康等公司是否违法任何中国的劳动法和合同法进行全盘调查,否则的话,怎么就能证明《第一财经日报》的报道有误?富士康如此强烈的反应,以及随之的司法机构的调查不正是《第一财经日报》和报道记者所需要的吗?更重要的是,中国所存在的“血汗工厂”也已不是孤立的事件,而如果中国媒体再不去帮助那些弱势的工人们说话,他们的权利又怎样得到维护。
  在此,我并非是要对《第一财经日报》的报道是否属实做出判断,但我可以讲的是,富士康公司应该敞开自己的工厂,让司法机构进去调查事情的真相,而《第一财经日报》和报道的记者也不应该惧怕所谓的3000万的索赔,如果是在如实报道工人们的反应,也是遵守了新闻人的职业道德和规范。更重要的是,这个案子现在根本就不涉及到富士康的名誉问题,而应该是富士康是否有违法劳动法的地方,待真相大白后,谁将承担责任,自有公道作主。

  评论这张
 
阅读(12)|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