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袁晓明的博客

彼岸随想

 
 
 

日志

 
 
关于我

旅美资深咨询顾问、专栏作者。

网易考拉推荐

美国崛起:创新与传统  

2007-02-07 10:29:5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美国崛起:创新与传统
袁晓明

  论到美国的崛起,人们常说两百多年就让美国成了世界的超级大国。这样的说法不无道理,但忽略了另一个重要的方面,美国的建立者并非是两百多年前从空中降落在北美,他们有自己的根,他们的根就来自欧洲,他们的价值观来自于西方文明,这也就是为什么美国自然属于西方,为什么当今美国是西方文明的延伸,为什么当今美国是西方世界的领袖。
  因此,对于美国的崛起,几千年的西方文明是其根源,但如果今天的美国仍然是大英帝国的殖民地,也就没有一个强大美国的崛起,如果美国仍然照搬当时欧洲的制度,也没有今天的美国的地位,如果美国不在自身的制度上有所突破,也没有今天的美国。一句话,如果美国没有在制度上的创新的话,美国不可能成为西方国家的领袖,更不能够成为当今世界的超级大国。
  此外,制度创新的活力带来了美国在科技和商业上的创新,从而构成的国家创新的三个重要方面:制度、科技、和商业。在制度创新与科技、商业创新之间,应该是制度先行。鼓励自由竞争的经济制度为科技和商业上的创新奠定了制度上的基础,以信息技术和互联网商业为例,没有自由经济体制下的风险投资体系,今天也就没有微软、没有Yahoo、没有Google。
  解读美国的创新精神,并非需要在当代学者和现今美国社会去寻找,一位名叫托克维尔(Tocqueville)的法国贵族在十九世纪的三十年代曾经对美国做了九个月的访问,并写出了两卷对美国社会的研究,名为《美国民主》,其实就是对美国在制度创新上非常深入和详细研究,至今是研究美国政治和历史必读的经典。
  托克维尔比较北美这块大陆上三个国家即加拿大、美国、墨西哥,他得出一个颇有意思的结论,在地理上这三个国家没有什么区别,差异来自三个地域上的人的分别,尽管三个地域上的定居者最初都来自欧洲,可他们却在北美这个新大陆上做出了不同的选择。加拿大、墨西哥建立起紧密和稳定的社会,人们居住得非常集中,尽量保留欧洲的传统和习俗,但在美国的定居者和移民却住得比较松散,他们大都不安于现状,在不断地推进之中,总是在旧的文明之上创立新概念和新的边界,这就是美国胜于加拿大和墨西哥的最重要的方面。
  按托克维尔的观察,同样有欧洲血缘的美国定居者与欧洲人也有非常大的不同,其中一个差异就是,尽管欧洲已经经过了文艺复兴、启蒙运动、法国大革命,欧洲仍然是一个等级制度严格的社会,而托克维尔在美国却见不到欧洲那样的等级社会,作为贵族的他,托克维尔不可想象他可以在美国这块大陆上去面对一个新社会的挑战,他可以作为一个访问者乘坐颠簸的马车在美国大陆上奔波,但他实在难以放弃自己贵族的身分。  
  托克维尔还惊讶地发现,美国是最追求自由、最崇尚个人主义、最喜爱物质生活,但同时也是最有宗教情节的国家。在欧洲,宗教通常是与政府在一起的,几乎每个国家都有官方的宗教和国家教会,当改革和革命发生的时候,宗教与政府一起遭到攻击,而在政府也借宗教对人民进行统治,英国国王不仅要管理世俗的国家,而且还试图管理英国人的灵魂,也就造成了清教徒的逃离。但是,在美国宗教与政治关系却是与欧洲有完全的不同,其实可以说美国建立起的宗教与政府的关系是西方文明过程中的一种巨大的创新。
  在美国的国父当中,基督教信仰者不少,但也有自然神论者等其他信仰,他们所构思的美国,既需要尊重个人的宗教信仰,但国家不要在宗教上进行管理。美国初期最主要的两个的两个文件中,一个是有宗教意义的独立宣言,人的权力(生存、自由、追求幸福)来自创造者;另一个是完全世俗的文件,那就是美国的宪法,不仅在宪法中找不到任何的宗教字眼,而且后来还加上了“国会不能建立国家的宗教,也不能限制宗教的自由”的修正案。在托克维尔看来,美国这样的政教分开反而让两者相辅相成,托克维尔得出的结论是,人在社会上有越大的自由,人就需要更大的自我约束,这种约束在美国就来自个人的宗教信仰以及与宗教有关的道德价值观念。
  制度的创新并非是对传统彻底和完全的抛弃,也不是毫无边界的从无到有,而是在传统基础之上的创新,并且有传统作为创新的边界。相对于欧洲,美国对贵族的等级制度的抛弃,在个人平等上的创新,其实是在启蒙运动、法国大革命争取的个人权力上的发展,但又通过独立宣言中“创造者授人权力”给个人权力的来源上增加了宗教传统的限制,同时也要杜绝创造者之下的相互的权力剥夺,更是要限制政府对个人的权力。美国宪法定义美国政府是一个世俗的政府,美国法律也无宗教意义上解释,但个人与社会仍然保持了西方宗教的传统,其道德和价值观也有传统宗教有明确的关系,这也无疑是在传统的边界里的一种创新。马克斯.韦伯建立了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的关系,美国人突破物质禁欲主义,对最大利益的追求,一方面经济构成的社会是一个利益驱动的冰冷的社会,可美国还有一个比较温暖的慈善的社会。因此,美国既是充满竞争又讲究慈善的社会,美国也就有在商业上最大限度积财的富人,同一个富人又会是慈善上最大限度散财的人,过去有钢铁大王卡内基,当今有世界首富比尔.盖茨。
  归纳起来,美国在制度上的创新有这样四个重要的启示,一是国家之间的制度不能完全翻版,文明之间的制度更有区别,制度必须要有所创新;二是创新并非是彻底对传统的抛弃,而是在传统之上的发展和变革;三是制度创新需要一个长时间的过程;四是通过制度创新,建立起民主、法制、尊重个人权力的普世价值观之上的现代制度。
 
 
(《环球时报》发的版本 制度创新让美国超越欧洲
  评论这张
 
阅读(31)|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