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袁晓明的博客

彼岸随想

 
 
 

日志

 
 
关于我

旅美资深咨询顾问、专栏作者。

网易考拉推荐

“个人觉醒” VS“社会建设” ?  

2007-03-01 02:06:4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个人觉醒” VS“社会建设” ?
袁晓明
 
近期,刘军宁在《南方周末》提出了“中国,你需要一场文艺复兴!”命题。秋风撰写两篇长文表示了不同的意见(“中国需要文艺复兴,还是别的运动?”、“道德重建、社会建设与个体尊严”),崔卫平等也从不同的角度表达了比较深刻的观点,李静认为,中国是否需要文艺复兴的讨论已经演变成了到底中国需要“个人觉醒运动”还是需要“社会复兴与道德重建运动”的论争。
 
刘军宁、崔卫平等倡导中国需要文艺复兴,其实就是认为当今中国人的个性觉醒不够,他们对秋风先生社会重建的异议应该是在于,本来中国人的许多个性就受到压抑,如果再过去的道德体系搬出来,岂不要压抑中国人刚刚得到的一些个性的解放,按崔卫平的话:“在今天,有谁能够得出结论,说我们已经拥有了太多的个人自由即在社会中的自由?”
 
从另一个方面来讲,秋风则希望个性解放要在一定的规则之中进行,秋风强调的是新规则的建立需要有一个边缘,那就是传统:“人首先是一种遵循规则的动物,因为这些正当行为规则蕴涵了无数人的智慧。当然,规则不是神圣的,人也可以通过自己的行动、通过持续的互动创造出新的正当行为规则。但这种创新只是在传统的边缘上进行的。”
 
我同意李静如此的判断,那么,对于当今中国社会来讲,在“个人觉醒”与“社会建设”之间,哪一方面更为重要、更是当务之急、更是刻不容缓?如果必须在“个性觉醒”与“社会建设”之间进行选择,我会更偏向秋风一边,我认为道德重建、社会重建对于当代中国社会更为重要。当然,我也理解刘军宁呼吁中国也需要文艺复兴的情绪和逻辑,因为文艺复兴推动了西方社会重要的历史进程。
 
西方的历史学家对文艺复兴的因果有不同的解读,但有两点是得到公认的,正如十九世纪中叶的两位西方历史学家,法国的JulesMichelet和瑞士的JakobBurckhardt指出的那样:一是文艺复兴代表西方开始进入现代西方社会;二是基要个人主义(fundamentalindividualism)是文艺复兴的一个中心主题。事实上,这正是文艺复兴的因果,个人的觉醒将西方带入了现代社会,当然西方现代社会并非是文艺复兴之文艺作品所能够代表的,文艺复兴所带来的个性觉醒在长远的意义上,为现代西方社会在科学、哲学、经济方面做了准备。
 
文艺复兴之后的启蒙运动肯定了推理的能力,受牛顿发现万有引力定律的启发,哲学家们相信,既然牛顿能发现自然的法则和规律,应用人的推理,同样也可以发现社会的规律。因此,按康德的提法,启蒙运动提倡敢于认识的态度,并强调不要受一些固定思想和理念的限制,去重估旧的观念,去从不同的角度探索新的价值观和理念。启蒙运动其实是西方政治和经济自由主义的笔祖,其中的代表人物不仅在欧洲,而且还有美洲大陆的富兰克林和杰富逊。启蒙运动导致了法国大革命,也是美国革命的动力之一。
 
如果我们只讲文艺复兴、启蒙运动、法国革命、美国革命造就了现代西方社会,那实在是只看到了一面,因为宗教改革、新教运动,路德以及韦伯从宗教传统中挖掘出的政教分离、资本主义的思想和理念,在道德和经济上给了西方社会一个社会规则,当今最发达的西方社会即美国就是这样启蒙运动、宗教改革、以及新教运动结合起来的产物。启蒙运动解放了人的个性,宗教改革让宗教成为个人与上帝的关系、新教运动让资本的运用以及对财富的追求有了道德的依据。
 
此外,西方的个性解放其实已经经历了两个主要的阶段,一是文艺复兴和启蒙运动;二是上世纪六十年代中期开始的另一次个性解放,主要包括性解放。文艺复兴的个性解放可以称为头脑(理性)的解放,而第二次个性解放则主要是身体(感性)的解放。文艺复兴的个性解放是争取个人的权力,第二次个性解放则更是争取突破传统的身体享受,这两次个性解放是历史的顺序,也是西方历史发展从兴旺到衰落的转折,即从思想到身体解放的转折。
 
当今中国社会,个性解放更多的是在类似西方第二次个性解放,其许多文艺作品的复兴也更多是用身体的写作。我同意秋风的观点,这样的个性解放已经太多,我也同意崔卫平的话:“在今天,有谁能够得出结论,说我们已经拥有了太多的个人自由即在社会中的自由?”,因为的确中国人在当今社会还需要很多的个人权力和自由,但当今社会的局限更容易使人去追求身体的个性解放。其实,综观中国社会,当今中国在身体上的个性解放已几乎达到麻醉大脑的程度,这也就是我为什么一直反对李银河之性解放权力的倡导,因为,我相信,当今中国已经不需要身体的进一步解放。
 
从另一方面来讲,过去的二十多年来,中国经济已经从计划经济逐步转型到市场经济。从经济体制出发,在社会道德和政治体制上建立和重建与之配合体制,比如社会诚信道德、从下至上的民主体制,这无疑是比个性解放更为重要的一面,而这样的社会转型通过中国式个性解放也是做不到的。此外,中国已经是一个开放的国家,为什么不可以直接从西方文明中引进人类共同的智慧结晶,比如启蒙运动所倡导的平等的思想,中国人已经了解到民主、法制、平等是现代社会的标志,为什么要在中国来一个“文艺复兴”给中国人已经不再需要的“个人觉醒”?
  评论这张
 
阅读(2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