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袁晓明的博客

彼岸随想

 
 
 

日志

 
 
关于我

旅美资深咨询顾问、专栏作者。

网易考拉推荐

李银河闭嘴并非涉及言论自由  

2007-03-08 11:23:4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李银河闭嘴并非涉及言论自由
袁晓明

  李银河最近在她的博客上声称,出于单位领导的压力,她已经决定:“第一,尽可能少接受记者采访;第二,尽可能少发表与性有关的言论。”

  李博士的这道博客一出,立即在媒体上引发“地震”,主流报纸(《南方都市报》)的社论、众多评论精英一起为李博士的自废专业而鸣冤叫屈,有呼吁公众可以不喜欢李博士的性言论,但要容忍李博士性言论,也有奉劝李博士做幸福犬儒,还有为李博士失去言论自由而感到悲哀和不平。

  这两年,对于李博士的许多性言论,也曾经有一些人撰写文章,表达过不同的看法,但此次李博士表示隐退后,这些人并没有出来叫好、欢呼胜利,我相信,李银河的反对者并不希望她闭嘴不再谈性。其实,我就是一个李博士性言论的反对者之一。对于李博士的言论,我并非能勇敢到“不同意李博士的意见,却要誓死捍卫李博士发表言论的权力”的程度,比如卷起袖子,提着扁担去社科院找那位领导为李博士讨个公道,可我的确尊重李博士个人的发言权力,并愿意与李博士继续探讨。

  对那些认为公众没有容忍李博士言论,以及李博士失去了言论自由权力等等的说法,我却是有不同的看法。

  这些年来李博士以其性言论纵横中国传媒,在国家级电视台开讲性解放,她不得不以收费采访去减掉一些采访活动,她连续几年向全国人大提交议案,她当选中国最有影响的人物等等。在媒体上,几乎没有其他家庭、婚姻、性学方面的专家与她探讨和争论,我不相信,中国这方面的专家都与李博士持有同样的观点。当然,一些人在网上言词过激,甚至对李博士人身攻击,那是绝对错误的。可许多网上的人并非就是不能容忍李银河的言论,他们理性表达不同的观点。从理论上讲,那些网上言论者应该与李博士享有同样的言论权力,但现实里,李博士比他们的声音大多了,李银河能有更大的言论权力无疑与其他方面的精英一样,比如许多人深恶痛绝的主流经济学家。具体地讲,如果那网上发言的人也愿意向人大提交一项议案,别说一人,就是100人加在一起,也是抵不过李博士一人的。

  有关李博士的性言论权力受到压制的说法,更是无从谈起。李博士从就职于中国社科院开始起,她在性方面的言论就不是宪法保护下的言论权力,而是她的雇主中国社科院允许的言论权力,因为她在性方面的研究是她社科院的工作,接受采访、演讲、撰写稿子是在她的雇主的允许和指示下的行为。社科院当初有权力让李博士发言,如今社科院也有权力让她少发言,这就是雇主与雇员之间的关系,根本不涉及到李博士个人言论自由与否的问题,如果李博士不服从雇主的指示,社科院可以让李博士另就高职,李博士当然也有选择雇主的自由。假如李博士在中科院从事动物研究,利用自己工作以外的时间去搞性学研究、接受采访、发表性言论,那就是另外一会事了,如果中科院不满她的性言论,中科院可以以影响本质工作为由解雇她,但无权告诉李博士在性言论上闭嘴。

  在我看来,明显的是,李博士在受到领导的压力后,并非是放弃了自己言论权力,而是怕丢了自己的饭碗,也同时是在履行自己与社科院的雇佣合同。其实,李博士可以向社科院的那位领导请辞,以个人的名义去继续帮助中国的同性恋者、千千万万的性压抑者争取权力。如果社科院的领导还要追到外面告诉李博士不要发言的话,那就是侵犯了她的言论权力。李博士也不需要担心离开社科院的铁饭碗就会没有下一顿饭吃,因为中国愿意支持李博士继续性研究、发表性言论的人也不少,李博士可以成立一个性解放方面的非盈利基金组织,一定会募集到一些资助。此外,不在社科院工作的李博士可以放心大胆地执行收费采访,不需要再担心被人会数三道四,因为李博士不再是领取纳税人钱作为工资的官方学者。我保证,李博士作为民间学者的收入一定比现在的工资高。最重要的是,作为民间学者,李博士应该有充分的宪法保护的言论权力,不会再有什么领导来告诉她闭嘴。此外,既然媒体都很尊重李博士的言论自由,媒体会继续发表她的言论,而不会计较是否李博士就职于社科院。还有,李博士作为民间学者,就不会有代表政府发言嫌疑,不再会让人觉得政府通过社科院在提倡性解放。

  总之,此次李博士要闭嘴并非涉及到她的言论权力,而是雇主与雇员的契约关系的约束,而将来李博士的言论权力更取决于她自己的决定,也就是要否做一个官方学者,还是一名民间学者,因为官方学者在言论上要受到雇佣契约的限制,而民间学者却不应该受这样的限制,从而应该能享受到更多的言论自由,这才是中国社会的言论自由的急需。  
  评论这张
 
阅读(28)| 评论(1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