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袁晓明的博客

彼岸随想

 
 
 

日志

 
 
关于我

旅美资深咨询顾问、专栏作者。

网易考拉推荐

中国改革:保守主义VS自由主义?  

2007-06-17 05:03:3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国改革:保守主义VS自由主义?

-兼与鄢烈山先生商榷

袁晓明

 

  前些日子,应一家媒体的约稿,我写了一篇关于约翰逊“伟大社会”的稿子,在文章我提到鄢烈山先生的大作《重温林登.约翰逊伟大社会的梦想》。也许是因为篇幅限制,或者可能是由于别的原因,那家媒体把文章删去了一部分内容,提到鄢烈山先生的那一段未能见报。好在如今除了印刷媒体外,还有网络这样的平台,于是我把那篇有关“伟大社会”文章的全文发在了《关天茶舍》。

  针对我的《“伟大社会”的梦想与现实》(以下简称“伟大社会”)一文,鄢烈山先生在《关天网刊》上发表了《民意的长期支持不可能靠收买》,他对我的文章提出了一些置疑。除了“伟大社会”一文,鄢烈山先生还提到我另一篇文章《美联航93号航班坠毁前的表决》(以下简称“美联航”)。有意思的是,鄢烈山先生对这两篇文章有完全反差的看法,即置疑“伟大社会”但赞赏“美联航”,鄢烈山先生从我这相隔一年的两篇文章中看出我在理念上的剧变,一年前的“美联航”让鄢烈山先生深信我是个“民主主义者”,但他读完“伟大社会”一文后,他认为我有转变成为“专制主义者”的嫌疑。

  为了说明我曾是一位“民主主义者”,鄢烈山先生引述了我在“美联航”中的这样一段话:“为什么美联航93号航班上的乘客们在行动前要投票表决?在我看来,即便在飞机被劫持极端异常的情况下,这些乘客们也没有放弃平等、自由、民主的理念和程序。……尽管乘客们有不一样的能力,所受的教育程度的不同,有乘头等舱和经济舱之分,但任何人都没有高于其他人的权利,去为别人作主。”民主是现代社会的普世价值,我应该感谢鄢烈山先生给我这符合潮流的头衔。

  鄢烈山先生怀疑我向“专制”理念的转变,是因为他读到我在“伟大社会”一文中的这样一段话:“因此,大政府表面是提供福利,其实就是将高税强夺纳税人的财富,再以福利的方式去购买权力,当代自由主义下的美国民主党正是要继承罗斯福和约翰逊的遗志:‘征税、征税、开支、开支、当选、当选’,而当今世界其他体制下的大政府也都脱不了这的套路,或者是:‘征税、征税、开支、开支、执政、执政’。”他认为我这一段话时对民主价值的贬损,我的这段话还让他联想到了“某些市场原教旨主义和专制主义混血的经济学家”。

  除了对我的民主思想有怀疑外,鄢烈山先生还提到他很不赞我“把‘保守派的里根’与所谓‘美国现代自由派’代表约翰逊看成对立面”,这其实表现出鄢烈山先生对美国自由与保守两派长期论争缺乏了解,这也正是为什么他误读出我从民主向专制的转变,他应该明白民主的制度正是给理念的竞争提供了好的平台,我抨击的是自由派大政府的理念,而并非是民主的制度本身,另一种大政府则首先需要的是民主的制度。实际上,鄢烈山先生不懂的是,“美联航”、“伟大社会”两文正是民主思想和民主制度的贯穿。“美联航”所表达的民主和平等的价值观是构建民主制度平台的基石,“伟大社会”一文所讨论的正是民主制度的平台上理念的自由竞争。鄢烈山先生这样的认知并非是个性的表现,而是当前中国一种流行的思想潮流,即鄢烈山先生等有意还是无意地接受了美国自由派的一些理念,而我却已经是一位美国保守主义者,正是因为这样的理念之差让鄢烈山先生与美国的许多自由派人士一样,非常敬慕约翰逊的“伟大社会”,但我却认为“伟大社会”是美国自由主义的一场空想,这也正是美国自由派与美国保守派过去几十年论争的一个具体表现。

  保守主义(Conservatism)与自由主义(Liberalism)是当今美国主要的两种思想,保守主义更多地影响共和党,而民主党却更多地接受了自由主义的理念。尽管美国保守主义与自由主义在理念上有重要的分歧,但两者分享一个共同理念,即民主、自由、平等的普世价值观,并通过民主的制度把这样的价值观应用到美国的政治、社会、经济生活之中。当然,自由派与保守派在以什么样的许诺赢得选票以及当选后执行的方针政策却是愈离愈远。事实上,追溯美国建国的历史,建国之初并没有明显的自由与保守两派的理念之争,美国的国父们更应该属于自由主义,但他们是古典自由主义(ClassicLiberalism)。作为古典自由主义者,美国的国父们相信人应该有三种自由:经济自由、政治自由、言论和宗教自由。按照古典自由主义的观点,美国的国父们相信,自由就意味限制政府的权力,保证更多的个人的权利和行为,为了保证这样的个人权利,他们通过了宪法修正案。但是,美国古典自由主义在上一个世纪经历了两次重大变革,逐步演变成美国现代自由主义。

  上世纪三十年代,美国总统罗斯福对自由主义做了第一次重大变革,罗斯福认为,人如果没满足生活的需要,也实现不了真正意义上的“自由”,因此罗斯福相信,如果要给予公民真正的自由,政府应该保证公民的物质生活的需要,保证公民有工作的机会,保证公民医疗条件、保证公民的退休生活,因此,罗斯福大大加大了政府的职能,建立了一系列的福利项目以及干预经济的经济政策,罗斯福应该是美国大政府的始祖,他的“新政”就是大政府的产物,“新政”也给了政府更大的权力,这些都远远超过了美国国父们对限制政府权力的设计。

  美国第二次自由主义变革发生在上世纪六十年代,“解放”(Liberation)是第二次变革的关键词。法国哲学家、社会学家卢梭是美国第二次预言者,卢梭也是该变革的理念提供者。在六十年代以前,美国人大都相信在人之上有绝对的道德标准,人有责任和义务去遵守那绝对的道德标准。在六十年代以后,一系列的运动包括反战、女权运动、同性恋运动、性解放运动开始攻击绝对的道德标准,这些运动的倡导者认为绝对的道德标准具有对自由的压迫,他们认为行为的准则不需要受外界绝对道德标准的限制,人可以在自己的内心去寻找行为的界限,这正是卢梭在其著作中所表达的一个关键理念,即内心的自由或者是道德的自由,按卢梭的观点,人的行为准则应该按自己的喜好、爱慕、志向、观点,而不应该去听从家长、牧师、老师、长者、甚至是上帝所立的规矩。

  归纳起来,第一次自由主义的变革更多地带来大政府的职能以及政府干预的经济政策,比如高税收;第二次自由主义的变革则更多地带来社会和道德价值观的变化,性解放就是六十年代自由主义变革的产物之一;这也是美国现代自由主义的两个最重要的特点,即一方面在经济生活中鼓励政府干预经济、高税收、高福利、财富重新分配、提倡经济上的结果公平,另一方面现代自由主义却强调突破人之上的道德标准的约束,在社会和道德生活上获得更多的自由。美国保守主义正是在这两方面与自由主义有完全相反的理念,保守主义提倡小政府、在经济上给个人充分的自由、让个人更多地拥有和享受自己创造的财富,而在社会、家庭、道德生活上,保守主义强调自我的约束,但也不主张政府或者用法律管理人的道德。

  鄢烈山先生不赞同“保守派的里根”与“自由派的约翰逊”之对立的提法,其实也是鄢烈山先生对美国保守主义与自由主义理念斗争最大的误解。自由派民主党的约翰逊认为政府是解决问题的方案,比如政府可以彻底解决贫穷问题,而保守派共和党的里根竞选的纲领就是“政府不是解决问题的方案,政府就是问题本身”。因此,在这两种完全对立的执政理念下,约翰逊要不断扩大政府的职能和权力,而里根却要削减政府的职能,执行保守派的减税的小政府理念。在自由主义的眼里,政府是公民一种主动的需要,没有政府的干预,许多人便不能生活,保守主义则认为,政府是不得已才有的机构,政府是公民不能不承担的问题,因此政府越小,问题就越小。

  在竞选的过程中,自由主义理念之下的候选人当然更多地向选民许诺政府要提供什么福利,比如当今民主党的候选人之一艾德华兹许诺要提高税率,要给所有人的人提供免费医疗保险,相比之下,保守派共和党的候选人则强调要向选民下放什么样的权利,比如选民可以有更大的权利支配自己创造的财富,应该免除死亡遗产税,从而让选民有权将自己一生积累的财富传给下一代。中国人也知道一句美国人说的名言:“在巨富中死亡是一种耻辱”,美国保守派人不会那样去谴责富人,因为保守派人不嫉妒富人的财富,当然富人自己可以那样说,但一些自由派人士却认为那是至理名言,并相信政府有权通过税收夺过来,再重新分配。保守派人则认为,高税收夺取公民的财富不仅不利于经济增长,而且还是不道德的行为。鄢烈山先生还提到我也在“伟大社会”一文写到美国民主、共和两党的合作,他认为那样的合作与我提出的保守与自由理念对立有些矛盾,其实两党的合作正是自由与保守两派搏弈的结果,而保证这样搏弈的平台就是民主、平等以及言论自由的权利。可能鄢烈山先生以为合作都是为了共同目标,而并非是搏弈的结果,那却是对美国政界的一种误解。

  我指出美国民主党更多地是通过福利去吸引选民并购买权力,但我并非认为那就是不民主的程序和行为,那众多的美国选民愿意把选票给民主党,那是他们通过民主的程序在行使权利,我只是不会把自己的选票给这样的候选人,因为我拥有保守主义的理念,我相信机会的平等胜于结果的均等,当然我并非反对一切的福利,我支持政府提供公路等方面的福利。可美国的一部分选民的确是被民主党的福利许诺买定了,美国黑人族裔就是这样一个民主党买定的选民群体,多年来,黑人选民90%的选票都给了民主党,这许多的黑人选民并没有利用好美国的机会去创造财富,他们指望的就是民主党的政客为他们主持“公义”,通过福利对财富进行再分配,而那给共和党的10%的黑人选票大多是成功致富的黑人选民。美国有一些永远由黑人民主党掌管的地区比如底特律、新奥尔良市,这些地方经济不如其他地方、犯罪率高、联邦和地方在福利上有大量的投入,这并非说明黑人族裔本身的问题,而是自由派民主党的执政理念的问题。前一段时间,路易斯安娜州的黑人国会议员杰弗森因受贿受到联邦调查局的调查,从杰弗森家里的冰箱里搜出9万美元现炒,结果,在此后的选举中,黑人为主的选区仍然让杰弗森连任,这仍然是民主合法的程序,但由此可见那些吃惯了福利的黑人选民对民主党的愚忠。

  美国自由主义与保守主义的理念之争,其实并非只限于美国国内,欧洲国家也同样有自由与保守两派的争斗,同时也与美国的同行有相互的影响。更重要的是,由于美国政治、文化、经济上在全球的影响,许多发展中国家都在不同程度上吸收了美国保守、自由两派理念。在过去二十多年里,中国进行了市场经济的改革,给了中国人更多的经济上的自由,比如从前计划经济的体制下,广大的农民被限制在人民公社的农田里,市场经济给了农民走出农田的机会和权利,数以千万的农民走进了沿海的出口加工制造业,成为中国制造基地的生力军,有中国的经济学家称中国经济的成功主要在于企业家,我相信中国的经济的腾飞更因为这些成本低廉的工人打造出“中国制造”的奇迹,这无疑证实了市场经济体制给个人和整体经济带来的活力,这与美国保守主义倡导的自由经济相符合。

  过去的几年里,中国媒体上也提到保守主义与自由主义的论争,但那更多的是文化保守与反对文化保守的争议,那其实是离现实更远的文化层次上的争论,那是另一种定义下的保守主义与自由主义,而对中国政治、经济、社会生活有现实意义的却是类似于美国保守与自由主义的理念交锋,因为那涉及到中国下一步政经改革,但在中国思想界、学术界、评论界却没有系统化如此的理念之争,也难以划分出明确的保守VS自由的对立阵营,那些更推崇效率的经济学家似乎更有保守派提倡自由经济的味道比如有经济学家反对福利社会、反对最低工资,而那些认为公平高过效率的人则似乎有美国自由派的理念,他们强烈攻击那些经济学家替富人和利益集团说话。有意思的是,也是鄢烈山先生在一年多前与经济学家张维迎展开了一场理性VS直觉的论争,我也有幸加入了那场讨论,但我并不能由此判定那就是保守主义VS自由主义的对阵,因为中国的大环境还没有为这样的理念之争创造出一个有现实意义的平台,

  虽然中国还没有成熟的美国保守主义与自由主义那样的理念和政策对阵,但这两种思想对中国已经有不小的影响,在我看来,美国自由主义思想对中国思想界、学术界、评论界影响远远超过保守主义的影响。鄢烈山先生赞美自由派的约翰逊“伟大社会”就是一个例证,美国自由主义对中国精英的影响更主要是因为以下几个方面。

  过去二十多年来众多的留美学者大多领受了美国自由主义思想,因为美国的大学和学术界是自由主义的大本营。在社会价值观上,留美博士李银河应该是一个典型的自由主义者,她从美国自由主义那接受了性解放、提倡同性恋的理念。还有一些学者推荐中国考虑废除死刑,那是另一个美国自由主义的重要理念。中国的大学也更多是从美国的大学引进学术思想,自然中国的学术界更多受到美国自由主义的影响。美国主流媒体由自由主义统领,从而自由主义思想通过媒体向中国输入,中国媒体也有意无意的传播美国的自由主义思想,比如美国学者乔姆斯基是美国自由主义的极左派,他在中国的媒体上被当成主流思想介绍,他在中国有众多的崇拜者,甚至有评论人把乔姆斯基的讲话当成“语录”来引用。

  在一定的程度上,中国长期施行的计划经济体制与美国自由派提倡的经济理念有些相似,两者都提倡政府通过一定的方式去干预公民的经济生活,计划经济干预到去计划公民一年需要用多少肥皂、一年要穿几件衣服,这有产品缺乏的因素,更因为是政府要控制公民的经济生活,说得好听的是平均分配,大家用一样多的肥皂,大家有同样多的布票,那其实不仅是共同贫穷,而且就是政府安排下的经济生活。当然,不管那一派执政,美国的经济都是市场经济,但美国自由派对经济生活也有类似的干预,即通过高税收以及福利制度对财富的再分配,从那一个方面都是打击人创造财富的积极性,收入高的觉得受到了惩罚,而收入低的则可以依靠政府的财富再分配。今天的中国,虽然市场经济改革已经很长的时间,但许多人包括一些中国的精英仍然指望政府能够解决中国的贫穷问题比如通过福利制度,这与美国自由主义解决贫穷的理念相同。

  公平地讲,从另一方面讲,当今中国人向政府要求福利也有是非常充足的理由,也就是说,鄢烈山先生有理由期望中国也能有类似美国的“伟大社会”,原因很简单,一是因为当今中国政府仍然控制了国家大部分的财富,所有中国人都应该有分配国有资产的权利,福利就可以是国有财富分配的方式之一;二是当今中国社会有太多的机会不平等,得不到公平的机会自然容易让人去要求结果的平均,得不到去创造财富的权力自然让人去要求多得到福利,而中国这些年的经济增长似乎也应该有足够的财力去建立起福利的制度。

  我理解中国这样的特殊情况容易让人接受美国自由主义的福利以及政府作主的观念,但在我看来,一方面,当今中国人最缺乏的仍然是基本的权利,比如中国那许多贫穷的农民得到一些福利救济也解决不了他们的贫穷,但如果废除户口制度给所有的中国人都能有选择居住和工作的权利,那许多贫穷的农民就会得到更多的机会去解决自己的贫穷,当年就是给农民进城打工的权利就改变了个人和国家,另一方面,当今的中国政府已经足够的大,如果要政府提供更多的福利,那政府就会有更大的权力,中国政治体制的改革面临的最大的难度就是政府的权力太大,如果继续向政府提出福利要求,无形之中就增加政府的权力,政治体制改革的难度就更大,如果要想在政治体制上改革有所突破,需要减少中国政府的权力,同时增加个人的权力。在国有资产利润的分配上,应该考虑股权的分配,如美国阿拉斯加居民对石油资源的股权方案,这比将利润作为福利更加有效和公平。

  举个例子,近年来出现了严重的欠薪问题,农民工的工资被拖欠很多,农民工不能通过法律的途径去保护自己的权力,政府就搞了对欠薪单位负责人采取了游街的行政手段,这对解决欠薪问题有一定的作用,但那样的行政行为带来两个问题,一是公民不能通过法律的途径保护自己的权利;二是政府通过这样的行政行为让政府有了超越职责的权力,也就是说,政府可以完全有理由扩大自身的权力,因为他们要为公民主持公义,公民却要为欠缺权力向政府感恩。中国人从过去应该的历史中可以知道,多少人就因为说了几句话甚至是废话而被剥夺一切权利,同样是这些人在平反后就无比地感恩戴德,这些人已经不知道自己有什么样的权利。

  对于游街欠薪人的事件,我曾经写过一篇评论文章,强调中国公民有获得自己劳动收入的基本权利,我认为公民应该通过法律途径去解决,我反对政府这样的行政手段,但我的编辑朋友最终没有发表我的那篇文章,因为他认为政府的行政手段也起到了帮助农民工的作用。其实,类似于这样的事情还很多,如果中国公民要获得宪法保证的更多的个人权利,要尽量不要去请政府越权“帮忙”,要通过法律的途径去保护自己的权利,即便达不到自己的目标,也应该这样去做,一步一步的去争取,中国的精英也更应该如此倡导个人的权利,中国的媒体要配合这样的报道和评论。前几天,中国媒体报道印度政府向印度人提供免费宽带,有人提出为什么中国政府不提供免费宽带,这就是向政府要福利,更应该要的是什么网都上得去的权利,这就是福利与权力的取舍,更重要的是,综合起来,权利能给公民带来自己创造的福利,而福利并不一定带来权利,反而要失去某些权力。在美国,通过公司的网络上网不花自己的钱,但上网行为被公司监视,自己花钱上网破费一些,但隐私的权利得到保护。

  归纳起来,我认为美国自由主义理念对中国主要有两方面不利的影响,一是在社会道德价值观方面,中国在这方面反映出来的问题越来越大,比如性行为上的随意、家庭观念的淡抹等等。以现在的趋势来看,中国这方面的问题会越来越严重。另一方面,美国自由主义在政府经济生活的干预上对中国也有不利的影响,中国政府对经济的干预应该越来越少,那才能保证中国经济的继续发展,中国经济的发展以及公民获得更平等权利才是中国国强民富的途径,福利制度也许能暂时缓解一些社会矛盾,但那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并将成为中国下一步民主改革的障碍。

  我具有美国保守主义的理念,我投共和党候选人的选票,但我相信,美国需要自由主义的存在。首先,民主、自由的社会就应该有不同理念的存在并自由竞争,其次,保守与自由两派的斗争才会避免任何一派走向极端,民主与共和两党的竞争才能保护最大限度地保护所有公民的权权利和利益。同样的,中国也需要这样的理念之争,当然,美国的自由与保守两派的论争不需要全部搬到中国,但两派的理念应该对中国社会有很大的影响,我希望美国保守派的思想能更多地影响中国社会,因为我相信美国保守派的思想更可以帮助解决中国的问题,尤其是在当今中国正建立民主制度的过程中,中国更需要吸取美国保守派的理念,因为建设民主制度的关键是政府减权、提高公民的权利。应该承认,美国自由派的思想已经在中国有相当的影响,但我相信,中国的年轻一代却更具有美国保守派的思想,因为他们渴望为自己的生活作主,不愿意被人计划和安排,比如当今的大学毕业生虽然面临就业的困难,但他们不愿意象我们那一代人那样被人分配工作单位甚至是配偶。

  上个世纪,中国的社会大变革经历了残酷的战争。本世纪,中国社会的变革可以在和平中进行,这是中国人的幸运,中国也不再是只存在一种声音、用一条线的有线广播传达信息的社会,在中国建立民主、平等、自由的社会环境的过程中,需要提倡不同的理念进行交锋和竞争,但最根本的是,有不同理念的中国人应该共同努力首先要建立起一个民主制度的平台,在这个平台上,理念可以自由的交锋和竞争,公民能够做出民主的选择。

  评论这张
 
阅读(13)|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