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袁晓明的博客

彼岸随想

 
 
 

日志

 
 
关于我

旅美资深咨询顾问、专栏作者。

网易考拉推荐

黑窑事件是政经制度冲突的产物  

2007-06-23 10:11:2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黑窑事件是政经制度冲突的产物
袁晓明
 

  对于山西黑窑事件,有网友呼吁不要争论,要抓紧救人。对此,我完全赞同,我认为全国人大应该立即通过一个紧急法案,宣布山西有黑窑的地区进入紧急状态,中央政府派人进入该地区搜寻所有的奴工、解救失踪的孩子。但是,长远之计,仍然需要充分讨论,在制度和道德上寻找答案。
  我曾经写过一篇《中国政经体制面临冲突》的长文(也发在关天),那个命题引用的是美国经济学家弗莱德曼对中国的临终遗言,弗莱德曼在生前最后一次接受《华尔街时报》的采访时说,中国的市场经济体制与集权政治体制面临冲突。
  究竟是怎样的冲突,弗莱德曼没有详细论述,只是说中国现存的政经两套体系不可能长期和谐。我在那篇“政经冲突”的文章里,沿着弗莱德曼的论点作了一些延伸的探讨,试图用一些事例来实证中国面临政经冲突的论点。
  如果我今天写那篇“政经冲突”的文章,我一定会用黑窑事件这个例子来说明冲突的这个论点,因为黑窑事件的确是一个典型的政经体制冲突的产物。
  中国已经放开的市场经济体制给了窑主开砖窑的机会和权利,在计划经济的时代,这样的砖窑厂是不可能存在的,当然也就不可能有窑奴的存在。市场经济的体制下,窑主合法追求最大利润本应是无可非议,而中国经济的发展也通过市场向砖窑厂提出了需求,砖窑厂的生产也是在满足的需要,这似乎应该是在市场经济体制下的正常运行。但是,关键的是,黑窑主们为了最大的利润使用了奴工,不仅违法了现实的法律,而且还违背了道德的准则。
  这里先不谈道德准则方面的问题,那将另文讨论。如今的政治体制在一定程度上让黑窑主得到一些地方官员庇护,因此他们可以长期从事这样邪恶的勾当,这些地方官员已经不是百姓的父母官,而是有钱人的工具。当地执法机构也在包庇黑窑主,据《东方早报》报道,最初揭露黑窑奴的记者付振中说调查过程中“最大的阻力是当地执法部门”“最大的阻力是当地执法部门不配合,甚至知法犯法”。
  为什么这些地方的官员以及当地的执法部门有如此大的胆量知法犯法?为什么他们愿意违背自己的道德良心去帮黑窑主做这样伤天害理的事情?因为他们的权力并非来自民众,而是来自上级组织。此外,在利益方面,他们也与黑窑的经营有千丝万缕的联系。如今的一些中国恶人比如那些黑窑主,他们有办法买通官员,他们也不怕上天的惩罚,为了赚钱,他们就能够胆大包天。
  如果今后要预防黑窑这样的恶性事件,即便中央政府有百分之一百二十的决心,做出百分之一百二十的努力,也是难以做到的,因为市场经济的体制下,中央政府的管制已经不会有计划经济体制下那样的效果,唯一能够让窑厂这样的经济体在市场经济的体制下合法运行,就是通过政治体制的改革,各级政府包括执法部门的权力不能来自上级组织,而应该有民众通过民主选举来授予,那样的体制下,各级官员以及执法部门就不能那样胆大包天。从另一方面来讲,民众包括那些奴工也能从民主制度中获得更多的权利,今天的奴工们他们几乎失去了所有的权利,只能等待外力的解救,他们打不起官司,他们也没有民主选择的权利。如果做不到这一点,似乎只能回到过去的计划经济的体制,那样的话,所有的企业都由国家控制,黑窑主也就没有了作恶的机会。
  明显的是,中国不可能再回到过去的计划经济体制,也不应该回到过去的计划经济体制,多数民意也不愿意回到过去的计划经济体制,大多数中国人热爱市场经济,因为市场经济体制没有错,市场经济体制帮助了中国经济的发展,有问题的就是政经制度的冲突。毋须置疑,要解决中国的政经冲突难度极大,但如果中国要不再有黑窑事件的发生,如果中国要建立和谐社会,中国政经冲突就是必须解决的主要障碍。

  评论这张
 
阅读(14)|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