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袁晓明的博客

彼岸随想

 
 
 

日志

 
 
关于我

旅美资深咨询顾问、专栏作者。

网易考拉推荐

中国人有权选择过什么样的节日  

2008-01-02 09:58:0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国人有权选择过什么样的节日
袁晓明

 

  去年,中国十位博士联名写信呼吁抵制圣诞节,在媒体上引起一阵喧闹,但圣诞节在中国却过得比前一年更热闹,十博士的抵制呼吁几乎是成了笑话。

  今年十博士不再出来呼吁抵制圣诞节,但十博士中的一位却出了新招,他建议中国将“圣诞节”改为“耶诞节”,也许,那位博士认为,许多中国人不知道圣诞节与基督教有关,才盲目地过圣诞节,博士可能相信,在对全民接受了圣诞节普及教育后,一旦所有的中国人都知道了圣诞节的真正来源,许多中国人也就不再过圣诞节。其实,在我看来,博士呼吁抵制圣诞节,他们有更深一层次的意义,他们更不愿意的是那一个“圣”子,因为那个字是给孔圣人独占,因此那位博士建议把圣诞节的“圣”改为“耶”字,其实,博士们更可以做的是,建议孔子的诞生日定为另一个中国特色的圣诞节,完全可以来一个自由竞争,博士们甚至可以建议中国在孔子生日时放假一天,商家也可以以此去促销,当然,中国的消费者是否买帐就是另一回事了。

  对于过不过圣诞节的争议,央视主持人芮成钢发了一篇博客,芮成钢明显不看好一些中国人过的圣诞节,认为一些圣诞夜的聚会演变成了狂欢节,那的确是对圣诞节之平安、喜庆、和谐、以及圣善的破坏,如果由于圣诞节的庆祝造成治安问题,那就是更不应该的事情。为了打击中国人庆祝圣诞节的积极性,芮成钢还列举了众多美国政客、巨富包括前国务卿基辛格、金融大亨索罗斯等犹太裔的美国人根本不过圣诞节,30%的耶鲁大学的学生也都不过圣诞节。芮成钢话里话外的意思很明白了,名人、精英、巨富是可以不过圣诞节的,但也许芮成钢不知道的是,圣诞节前,美国民主、共和两党的总统候选人都争相打出祝贺圣诞的广告,其目的无非是要取悦选民,但那些候选人并不能保证选民都喜欢祝贺圣诞节的广告,那自然是选民可以做出选择的权利,巨富索罗斯也许不喜欢圣诞节的祝贺,那也是他的权利,而他的权利也并非比那些普通的选民更大,敢于做圣诞广告的候选人也不会惧怕索罗斯对圣诞节的冷漠。

  事实上,中国人也有权利选择要不要过圣诞节,他们也可以对商家的圣诞广告做出自己的判断,商家因圣诞广告增加生意或减少生意都会由市场去决定。可以预见的是,圣诞节在中国会一年比一年更加隆重和热闹,为什么不呢?基督徒可以庆祝基督的诞生,非基督徒可以在新年到来之前获得更多的节日气氛,孩子们可以渴望一位和蔼可亲的圣诞老人,而商家也为这样巨大的商机高兴,社会总体上则获得更大的好处,因为节日的消费大大刺激经济的发展,那是对经济的发展和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都是有益无害。至于十博士所担心的圣诞节带来的西方文化入侵,在我看来,那样的文化“入侵”所带来的仁爱、慈善、喜庆正是中国社会所需要的文化和观念,真正需要注意的是那些西方流行文化,比如那些敌视传统家庭的观念、性解放等,才是中国社会需要抵制的西方流行文化入侵。

  虽然,那些博士们抵制圣诞节的呼吁以及建议改名有些可笑和幼稚,但他们毕竟是在行使他们应有的言论权利,也是在通过一个民主的程序,他们仅仅是对国人在大声呼吁,期望中国人走出对圣诞节的“愚昧”,并对圣诞节名称的修改提出学术性的建议,他们并没有权力和能力去限制人们过圣诞节,中国人可以有自己的判断和选择要不要过圣诞节,并且,人们还可以在传统与网络媒体上与博士们去争议,甚至电视台可以举办关于要不要过圣诞节的辩论,让双方充分表达自己的观点和论据。博士们甚至可以去立法机构建议立法禁止圣诞节,也可以去大街上打出抵制圣诞节的横幅,那是博士们言论的权利。但是,与这些博士们所采用的民主程序所不同的是,今年的成都市教育局却做出了超越权限和非民主的行为,据媒体报道,成都市教育局下发通知,要求学校严禁学生在12月20到28日期间上街参加圣诞节群体聚集活动。

  成都市教育局的这则通知至少在两方面的问题:一是成都市教育局超越了自己的管辖范围,那则通知不仅禁止学生在校期间的行为,而且涉及到学生在学校以外的时间,离开学校后,未成年的学生应该受到家长的监管,比如,学生能不能够去参加圣诞的庆祝活动是家长监管的责任;二是成都市教育局的这则通知有违宗教自由的法律,如果有学生信仰基督教,他或她要与自己的家长一起去参加教堂的圣诞节庆祝活动,那是宪法保护下的宗教自由的权利,教育局作为政府机关不能去限制这样的基本权利。至于成都市教育局所关心的安全问题,那应该有其他部门去监管和处理,但安全问题不能作为借口去限制学生宗教自由的权利,也不能以此去取代家长的监管权利。

  总之,个人有权利选择过什么样的节日,而商家更可以选择是否以节日促销,那都是他们应该有的权利,民间可以推广或抵制,而政府部门则无权限制个人和民间的权利。

  评论这张
 
阅读(78)| 评论(5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