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袁晓明的博客

彼岸随想

 
 
 

日志

 
 
关于我

旅美资深咨询顾问、专栏作者。

网易考拉推荐

中国崛起之城市梦想  

2008-07-23 10:04: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国崛起之城市梦想
袁晓明
 
  美国的一家有线电视频道正在播送一个在中国录制的记录片,题目是“中国崛起”,第一集的副标题是“城市梦想”,该集的背景地是在上海,以下是该集的内容介绍:
  “在上海的街道上,一个新的中国梦想正在变为现实。如今中国的新一代的生活方式不许逊于纽约、柏林、多伦多,但对于城市里的穷人,上海却是一个绝望的城市。”
  “城市梦想”一集选择了几个典型的人物来描述中国崛起过程中的上海,人物之一是一位摄影师,他用自己的照相机记录上海的变迁,今天的上海真的是成为了东方的明珠。他并记录下如今上海的两个极端的群体,富人与穷人,他到富人的豪宅里采访,摄下中国崛起中富人的豪华,他到上海穷人的棚子里用照相机记录下贫穷。美国有句俗话:“一张图画价值1000个词汇”,在那些富有与贫穷的图片对比,让美国观众了解当今中国贫富的差距有多大。
  另一个人物是一位从海外学成归来的时装设计师简妮(中国人使用的外国名字),简妮充分利用上海的国际都市环境去实现自己的事业,简妮在设计思想上不受任何限制,简妮拥有漂亮模特队伍,简妮开盛大的时装晚会。对于简妮,相比之下,上海比海外更让她得心应手,简妮无疑是中国崛起过程中的幸运儿,她也感叹中国的体制,但她称她与朋友们很少谈政治,她也知道中国有许多人没有她那么幸运,她也无能为力,但她相信中国逐渐会有改变。从简妮的事业、生活,不难看出,她虽然不是超级富人,但她属于中国崛起下幸运的群体,她并非靠什么关系,不是靠权力去致富,幸运的简妮无非就是了遇到中国崛起带来的机会,并靠自己的才能去为自己和社会创造财富,她代表着中国崛起过程出现的中产阶层,在实现中国崛起中的“城市梦想”。
   “城市梦想”介绍了另一个比简妮年长的女性,她的名字叫卫晨(音译),从卫晨的住所和穿着,一眼就可以看出她是属于那不幸的群体,而她现在的境地正是中国崛起过程中上海变迁的结果。十多年前,卫晨在上海一家工厂工作,有不错的收入,还有一套房子,卫晨一家的生活并非富裕,但也不算贫穷。在城市的变迁中,卫晨失去了工作,失去了自己的公寓,她试图通过法律的程序保护自己的房子,但她没有打赢那场不可能输的官司,她甚至失去了对儿子前途的信心,她变成了城市的穷人,她甚至在乘公交车的时候都要选择价格更低的车型,她不得不到靠退休金生活的母亲那里去要800元钱,她还不住地告诉母亲这是借的钱,母亲问她,没有工作,你怎么还钱,当然她的母亲不指望她能还钱。卫晨也有快乐的时刻,那就是领着她的儿子在上海繁华的大街上做橱窗“购买”,隔着玻璃窗做消费的梦,再到麦当劳去与儿子同吃一个汉堡包,当然消费麦当劳也是长时间才能有一次的奢侈,她每天看着上海在中国崛起中的不断繁荣,她却不知道那样的繁华与自己有多大的关系。
  “城市梦想”用了几个片断记录上海滩上新富的豪华,但在解读贫富差距的现象上,这部记录片并没有用新富们的奢侈来描述这样的差距,因为那样的表述是事实,却简单化了中国崛起过程中不同群体的兴起、现状和走向。
  一个社会的崛起必然导致国家实力的上升,并同时造就一些新富,但一个真正崛起社会的标志却更在于以上两个群体的发展趋势,中产阶层如何成为社会的主流,底层人如何得到社会的保障。过去二十多年来,中国改革一大成功就是通过市场经济的体制给简妮们带来了前所未有的机会,改革带来的一大失误就是造就了贫富的两个极端,尤其是出现了用权力致富的群体,更严重的问题是,改革中的对资产不公平的处理造成了那失去了工作和房子的底层群体,上面提到的卫晨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在企业改制以及房子搬迁的两次重大资产划分中没有得到公平的分配,“城市梦想”特别提到弱小的卫晨在与强大的开发商的法律较量,如果卫晨能够得到开发商合理的补偿,她也不至于落到从退休母亲手中要钱的地步,卫晨还失去了一次工厂国有资产的分配机会,否则的话,她也不至于落到今天的这个境地。
  “城市梦想”描述了简妮与卫晨两个群体的现状,但却没有评述他们将来的走向,对于简妮们,也许我们不用过去担心,他们年轻、有精力和能力,在中国的市场经济体制下,他们虽有艰难,但他们有机会去实现自己的城市梦想,最不幸的就是卫晨的这个群体,他们几乎是一无所有包括他们的和财富,他们做的是一个与简妮他们完全不一样的城市梦想,他们梦想中更多是失望,甚至是绝望的梦想。
  不可否认,中国崛起已经不只是梦想,而是现实,但崛起后的中国要成为一个什么样的社会,却仍然是一个未知数,如果崛起的中国是一个公平的社会,那就是不在于崛起带来多少富豪,甚至不在于打造出了一个不小中产阶层,而在于处在社会底层的卫晨们会有一个什么样的将来,这并非是中国社会才面临的挑战,而是所有崛起社会面临过的挑战,哪一个社会能帮社会底层的成员获得公平和公义,哪一个社会才是一个真正崛起的社会,西方发达国家与一些拉美国家应该为中国提供了正反两个方面的例证。
  评论这张
 
阅读(12)|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