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袁晓明的博客

彼岸随想

 
 
 

日志

 
 
关于我

旅美资深咨询顾问、专栏作者。

网易考拉推荐

医疗是权利还是商品  

2009-07-23 09:32:3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目前,在美国社会和政界争议最大的议题,莫过于医疗保险改革。分歧的焦点,既有操作层面上的不同,更有根本理念上的区别。其中一个极为重要的理念上的区别是,医疗是人的一项权利,还是一种恩惠或者商品。正是这样的理念区别,才导致目前医疗改革的分歧:政府应该向社会成员提供医疗,还是人应该通过市场的途径去获得自身医疗保险。

一般来讲,自由派的民主党人大多认为,医疗是人的一项权利,而保守派的共和党人则相信医疗不是人的权利,而是人从社会获得的商品或恩惠。如果获得医疗是人的一项权利,当然政府应该向人提供医疗。在2008年总统竞选过程中,为了让所有美国人都获得医疗的权利,奥巴马特别强调4500万人没有医疗保险,并做出许诺说,他一定要推出政府提供的免费医疗保险。在奥巴马等自由派的民主党人看来,人不能获得免费的医疗,就相当于没有言论自由或投票选举的权利。

医疗作为一项人的基本权利,不是奥巴马等当代自由派民主党人的发明,现代自由派之父罗斯福在上世纪三十年代就已提出医疗是人的基本权利之一。

在《独立宣言》中,美国建国之父们提出了人享有生命、自由、追求幸福的权利。美国宪法进一步规定,言论自由、新闻自由、集会自由、宗教信仰是基本人权。但在罗斯福看来,除了言论自由等基本权利外,人还应该有其他的权利,罗斯福提出人应该享有工作、医疗、住房的权利。尽管罗斯福当时有很高的民意,但他在基本权利上的补充,并没有得到立法机关的考虑。半个多世纪以来,罗斯福的追随者一直在试图实现罗斯福的梦想,克林顿在上世纪90年代初争取过,但当时多数选民拒绝了克林顿政府的医疗方案。奥巴马无疑是罗斯福理念的另一个忠实信徒,他借着民主党在国会大权在握的机会,期望在任期内推出政府管理的医疗系统。

在人的权利上,自由派的民主党人偏离了创立美国的原则,而保守派共和党与美国的创立者更加接近,即人的基本权利不是来自政府,而是来自高于政府,甚至人类的造物主,既然生命、自由以及追求幸福这样的基本权利并非来自政府、人本身,政府或者一部分人就不能剥夺这样的基本权利。美国立国者们主张家庭、社区、教会等民间组织去救死扶伤、提供救济,那就是为什么在早期的美国,医院都是由教会建立、提供服务,家庭为老人养老,教会、社区扶贫,政府没有多少福利项目,也少有税收的原因。政府管理的养老保险项目,以及其他福利项目,都是在罗斯福时代后才建立起来的。

从当年的罗斯福到今天的奥巴马,自由派的民主党人并不是不接受生命、自由,以及追求幸福这样的基本人权,但除了造物主授予的权利外,奥巴马等还相信,政府或者一部分社会精英也可以给予权利。比如,自由派民主党人认为,政府给予的医疗权利是一种权利补充。但事实上,政府其实在两个层面上对基本权利造成损害。

一方面,政府不是财富的创造者,政府提供医疗需要资金来源,就必须提高税收。奥巴马的医疗改革方案要花费上万亿美元,只有再增加政府赤字,同时给一部分人加税,社会的成员需要交税去支持公共开支,包括一些基本的福利项目。但在目前美国纳税负担已经接近50%的情况下,奥巴马还要在此基础上增加税收,去支持他的政府医疗系统,这无疑到了没收财富的地步。另一方面,最终,奥巴马的政府医疗系统要代替今天的私人医疗保险,所有人都必须进入政府的医疗系统,如加拿大、欧洲一些发达国家那样,由政府的官僚机构去决定谁可以接受治疗,谁不能接受治疗,何时可以接受什么样的检查。这样一来,人就失去了在医疗上的自由。而今天,85%的美国人享受雇主提供的医疗保险,他们在医疗上有很大的自由选择的余地。

今天,保守派的共和党人认同政府提供的一些福利,但他们绝对不会同意医疗是一种权利,更不能接受以政府管理的医疗系统去实现这样的权利。当然,共和党也并不否认,美国的医疗系统需要改革。共和党的方案包括:市场机制下的私人医疗保险(商品);通过竞争降低医疗成本;政府可以协助穷人、孩子在医疗上的需要(恩惠);在医疗保险上,提高自身支付的额度,超过一定的金额(比如2000美元)后,保险公司负责承担;通过抵税制度帮助纳税人建立起医疗健康账户。总之,医疗的决定权在医生与病人之间,而不是掌握在政府官僚的手里。

奥巴马上台后,凭借个人魅力以及经济危机的机会,他以为他可以迅速实现自由派民主党人的梦想,但奥巴马实在低估了美国人对政府干预他们生活的反感。据最新的民意调查发现,54%的人反对奥巴马的政府医疗方案,44%的人支持他的方案。而由于奥巴马在政府医疗方案上的操之过急,他的民意支持率正直线下降。从一月至今,奥巴马的认可率下降了9个百分点,而非认可率上升了14个百分点。奥巴马的民意认可率的高低,将很大程度上决定他的医疗方案能否通过,因为一部分民主党的议员会在自己选区的压力之下投出反对票。无疑,奥巴马的医疗方案能否通过,是对美国社会的再一次测验,可以测验出多数美国人是否愿意放弃自由,去接受自由派民主党提供的医疗保障“权利”。

  评论这张
 
阅读(45616)| 评论(1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